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芦花鸡和黑羊羊
芦花鸡和黑羊羊

作者:黄丽娟 来源:《意林》

听说过将家禽当宠物来饲养的吗?当H先生聊起他家的寵物鸡、宠物羊的时候,我和几个朋友就坐在他对面。那是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。侃侃而谈的他,仿佛在跟我们讲述自家孩子的趣事。H先生是我先生的同学,现居新西兰。清明将至,特地回国扫墓的。

“说起我家的鸡啊、羊啊,还真流过不少眼泪呢。”H先生感慨地说。

我们一个个瞪大眼睛,专注地听着,不插话。

“有一天,我喂鸡时,突然发现鸡群里有一只芦花公鸡有些异样,别的鸡一看到我早就一哄而上,准备抢食吃。唯独它蜷缩着一条腿,在边上发呆。原以为过两天就会好,没想到它的状况越来越差,竟然两条腿都蜷缩着,站不起来了,只剩头可以转动,也不吃食。我很着急,连忙送它看兽医。

“动物医院离我家有点距离。我开着车,鸡就坐在副驾驶座上,蜷缩着,小小的身体不时地颤抖。我的心紧了一路。

“在新西兰,给动物看病很复杂。经过一系列检查化验拍片,医生说芦花鸡得了一种传染病。假如有大批量的鸡患病倒好办,喂药治疗就可以。但仅有一只鸡,划不来,药价太昂贵,手续也太麻烦。那怎么办?让它安乐死。安乐死?我的心咯噔一下,好久才缓过神来。我求医生让我带回去,如果死,就让它死在自己家吧。我这天真的想法立马遭到医生的严厉拒绝。安乐死!医生再一次决绝地吐出了这三个字。

“医生递给我一张表格,让我签字。我无力地拿起笔,慢慢地签上了名字。当我将笔帽套上,放在纸上的一瞬间,天哪,我的鸡竟然挣扎着直立起双脚,欲振翅朝我扑来。顷刻间,我热泪迸出。

“我独自开车回家。前路漫漫,仿佛没有尽头。路旁的草啊树啊也毫无生气。我没开音响,一边开车,一边流了好几次眼泪。动物是有灵魂的。”H先生说到这里,眼睛里仍有亮亮的东西。我也没忍住,眼泪夺眶而出。

我们沉默了好一会儿。H先生又讲起了“黑羊羊”的故事。

“‘黑羊羊’是一只黑羊,体型高大,身体线条特别流畅,要是参加羊群健美大赛,准能摘得桂冠。”H先生哈哈大笑,我们也跟着笑起来。这羊名儿也太逗了。

“‘黑羊羊’这名儿是我家小儿子给取的。它似乎也很喜欢这名儿,只要一唤它,它立马就会过来。”

“这哪还是羊啊,分明是狗嘛!”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嘴。

“哈哈,我可没夸张。‘黑羊羊’小的时候,我女儿还遛着它到处走呢。‘黑羊羊’平日里活泼得很,常常跟家里的两条狗,还有邻居家的狗玩耍。去年冬天,它生了一场大病,差点挂了。

“大概吃到了什么有毒的野草吧,‘黑羊羊’开始拉肚子。起初,我没在意,我想人类遇到这种情况,有时不需吃药,过一两天自然而然好的。但过了两天,‘黑羊羊’没好转,反而拉得越来越厉害,赶紧送它去看兽医。经过化验,兽医判断是吃了些有毒的东西,但具体是什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“兽医开的药没管用,‘黑羊羊’仍旧腹泻不止。我突然想起治疗小孩子拉肚子的一些偏方,何不也试一试?我仔细百度了下,照着上面的做法,将苹果和胡萝卜切成碎丁,加水上锅蒸,最后煮成果胶,喂给‘黑羊羊’吃。嘿,吃了两天,居然有效果了。‘黑羊羊’终于又活蹦乱跳了。”H先生说完,长长吁了口气,仿佛刚处理完这事儿。

我们个个听得津津有味。这个下午,因听了H先生的精彩故事而变得意味深长。

原来,爱是牵系我们的无形之绳。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

安徽好兆头建筑有限公司漳湖分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漳湖镇回民村一组172号